前往法官學院網站

首頁/正念減壓法的介紹/我是法官,正念如何幫助我

我是法官,正念如何幫助我

吳依倫醫師撰寫 | 徐智罡醫師圖片 | 吳建昌醫師指導

正念減壓法是適用於每一個人的練習,法官當然也是。美國聯邦司法中心資深法官Jeremy D. Fogel曾在2016年撰寫正念與判決(Mindfulness and Judging)一文,提到法官的工作是要做出判決,有些時候案件很直接明瞭,然而更多時候法官們所要面對的是複雜的判決,關係到一個人的生命與個人利 益,因此法官的任何一個決定,常被賦予絕對公正、理智的角色,至少就理想上是如此。

      法官工作中常要面對人性 的衝突與黑暗的一面,力求公正的同時,其實在內心也有自己脫下法官袍後,個人的感受與情緒,對當事人的遭遇較具「易感性」的人,常會不知不覺將這些感受與 情緒,內化到身心之中,需要消化處理所帶來的影響。長久下來所累積的慢性壓力,可能會不自覺地讓人認為這是正常狀態,忘記如何放鬆、呼吸和享受當下,即使 結束工作還是覺得疲憊不堪,甚至可能反覆思索共感當事人的遭遇,而有產生「替代性創傷」的可能,或不允許自己在世上有人受到不當對待而受苦時,還感受到愉 悅。這時候,正念的練習可增進自我覺察,以及對當下情境做出最適切反應的注意力與思考能力,在該休息時選擇休息,學習區分自己與他人的經驗、情緒、感受的 不同,從而減輕壓力。          

另一方面,正念減壓的練習也可以在工作專業上幫助法官。因為正念的練習並不是要教我們去思考或是做什麼,而是幫助我們在覺察到自己的思考與感受後,更有意識地做出選擇

      身為專業的決策者,法官通常擅長反思與和找出理由支持自己的判決,盡量避免在衝動下決定,盡其所能地公平對 待每個人。但儘管如此努力,只要去問任何一位資深的法官,他們總是能回想出一個自己也感到困難,在午夜夢迴會尋思是否做出最恰當判決的個案。一位法官一天 可能要面對許多類似的案件,重複性的工作很容易讓人失去專注力,長久下來判決可能變成例行公事,用直覺性、自動化的反應來做決定,如果處在慢性壓力的情況 下,更是此有可能。正念的練習,正是可以透過訓練我們察覺到自己的思考模式與狀態,來減少自動化思考與反應。


      文中提到,在美國的法官,常會遇到多元文化背景的個案,個案的行為可能因為文化不同,而有不同的解讀,例 如,一個迴避目光接觸的證人所說的證言,法官較會認為採信的可信度較低,但在某些文化裡,直接對權威者有眼神接觸可能是不尊敬對方的表現,而不是他沒有做 出真正的證詞,而直接採用自動化反應的時候,可能就會忽略這個肢體語言所傳遞的訊息,因此,練習正念可以讓法官們更能察覺到自己與工作對象的狀態,做出公 正的判決

要怎麼做到在工作中保持正念呢?除了可以做上文所介紹的,正念練習中常見的方法,例如身體掃描、瑜伽伸展、靜坐練習之外,隨時隨地,都可以讓自己透過短時 間的小小練習,回到當下。例如,如果你的工作是可以被稍作打斷的,你可以試試看,在手機鬧鈴中設置固定時間的鈴響,或是後文將會介紹的正念手機App 「Hi Mind」中,也有正念之鈴的功能,在固定時間鈴響時,不論正在做什麼,先停下手邊的工作,花幾秒鐘注意一下自己的呼吸,以及自己當下身體肌肉的狀態,是 放鬆還是緊繃,身體的姿勢,再回到工作中。如果你的工作型態是無法隨意在中途被打斷,也沒有關係,你可以在每個審判的中間休息時間,或是一日的工作之前, 或是工作結束下班之後,撥出一小段時間,並不需要很久,幾分鐘就可以了,要做些什麼呢?你可以先搓搓自己的兩手手掌,按摩自己頭部、臉部、脖子、腹部、手 臂與雙腳,當感覺雙手的溫度感消失時,可以隨時打斷按摩,搓一搓自己的手掌再繼續,接著甩甩頭、甩甩身體,讓注意力回到身體的感受,幫自己做一個小小的 「check in」,確認自己現在的狀態,接著轉轉頭,看看四周,因為我們在壓力狀態或是工作狀態(doing mode)時,常會只注視著眼前的事物,忽略身邊其他的事物,藉由這個練習,我們可以幫助自己回到臨在、當下的狀態(being mode)。

Copyright © Judges Academ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