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法官學院網站

首頁/心理健康問題/酒精成癮

酒精成癮

王富強醫師撰寫 | 丘彥南醫師編修

酒精使用的盛行率,根據基層醫療求診者中而探討酒癮盛行率的研究,酒癮一年及終生盛行率分別為6.7及11.1%。2001年研究台灣地區飲酒盛行率的結果發現,曾有飲酒習慣者(每週至少有三天飲酒者)為8.3%(男性13.9%,女性1.0%)。酒精是屬於中樞神經抑制劑,抑制大腦皮質,依血液中酒精濃度低高出現不同輕重的臨床表現,其中也存有相當的個人差異性,包括個人飲酒習慣、飲酒速度、喝酒時的情緒狀況等因素都會影響行為的表現。然而長期飲酒會產生明顯的耐受性,突然地停酒時會出現戒斷症狀,病程及症狀(圖一),嚴重者演變成震顫性譫妄(delirium tremens,DT),研究顯示血液中platelet低、pyridoxine濃度低、homocysteine濃度高者,易發展成DT。酒精戒斷症候通常在停止喝酒的24時內發生,這些不舒服常在早上睡醒之後發生,促使其繼續喝酒。因此,臨床上診斷酒精戒斷徵候群有需注意病史的飲酒史,包括何時開始喝酒、每日酒量、有清晨不適、自行戒斷經驗如何、有無戒斷後癲癇或譫妄的病史,以及最後一次喝酒的時間和數量。因此,若個案就診時的主訴、理學檢查、精神狀態檢查及過去病史:焦慮不安、失眠、手抖、聽幻覺及脈搏快血壓較高等症狀,顯示在入院初的3、4天非常可能有酒精戒斷的現象。戒斷性癲癇(Alcohol Withdrawal Seizure, AWS)常被視為酒精戒斷的一個徵候,通常在斷酒後數小時發作,多以大發作(grand mal)表現。因此,若個案住院時沒有抽搐發作,但在之前曾癲癇發作,雖有腦傷的病史,也無法確定每次癲癇發作的時間,但早在腦傷前已酒精使用多年,癲癇的發作也是在腦傷後數年發生,則癲癇與長期酒精使用的關係便無法排除。

酒精戒斷乃因原長久被抑制的神經組織反彈現象所呈現的過度興奮狀態,此為降低抑制功能和增加興奮系統的活性所致。至於酒精戒斷時,在神經傳遞物的互相作用上,接受器功能的改變和臨床症狀的關係:長期飲酒可能造成GABA濃度下降和減低GABA接受器的親和力。戒斷時,去除平日酒精促進GABA的功能,減少GABA的抑制功能和降低α2-adrenoceptor的活性,因此而增加多巴胺(DA)、N-metyl-D-aspartate (NMDA)及正腎上腺素的活性,而NMDA活性增加和GABA功能下降間有正回饋作用。酒精戒斷本身和正腎上腺素的增加均可降低鎂離子濃度因而增加NMDA的功能。此外,酒精戒斷增加正腎上腺素活性和促進皮質釋放素(CRF)的濃度,這二者之間有正回饋作用。興奮累積(kindling)學說可用來解釋酒癮和戒斷症狀的某些臨床表現,特別是長期飲酒造成逐漸惡化症狀和增加抽搐發作的危險性。簡言之,戒斷症狀:(1)增加交感神經的活性乃經由增加正腎上腺素和CRF的興奮系統功能以及降低GABA的抑制作用;(2)幻覺、錯覺、妄想以至於譫妄狀態乃經由增加多巴胺的活性;(3)抽搐發作的興奮累積乃經由減少GABA的抑制作用和增加NMDA及CRF的活性所致。酒精戒斷的治療原則是盡早積極地處理以減少kindling效應,藥物以使用BZD最恰當,為避免發生戒斷性的癲癇,甚至譫妄現象,所以為快速達到loading dose,第1天或第1~2天密集給予藥物直至生命現象(vital sign)穩定及稍許嗜睡狀態為止,待急性期過後再根據臨床變化遞減劑量及給藥時間拉長。若有幻視、幻聽及妄想等精神症狀,可選用不會降低癲癇閾值的適當抗精神藥物。此外,水分、電解質及維他命的補充是非常重要。因在自主神經亢進而盜汗,致大量體液喪失,造成電解質失衡-低血鉀、滴血鎂,維他命B1的補充而預防魏尼基氏腦病變或柯沙科夫氏症候群。總而言之,酒精戒斷是一個多層面異常的徵候群,除了精神症狀的處理外,同時要注意內、外科相關疾病的檢查和治療。

研究報告顯示酒癮有其遺傳性;研究報告也有指出,酒癮和憂鬱常合併出現,有共病現象,盛行率約在30%~70%間。所以,酒癮和憂鬱症可互為因果關係,酒癮患者幾乎整天喝酒而呈現醉態,常因而被忽略其原有的憂鬱症。憂鬱症患者常會藉由喝酒而來麻醉自己,暫時解除其憂傷情緒或逃避不想面對的壓力。再者,長期酗酒會造成葉酸的缺乏,葉酸是合成serotonin 和catecholamine過程中必須的,因此臨床上需分辨是憂鬱症導致酒癮,或是酒癮問題導致憂鬱症。因此,若已酒精使用多年的病患,期間常有情緒低落的情形,酒後亦有揚言自殺或自殺企圖,如酒後拿鹽酸表示要自殺,則無法排除有「次發性憂鬱」的可能,而長期酗酒有惡化憂鬱狀況。此外,假若病患常常懷疑妻子有外遇,甚至想像妻子聯合外遇對象要謀害他,則明顯有嫉妒妄想及被害妄想,即使在酒精戒斷急性期過後,嫉妒妄想及被害妄想等精神症狀仍未明顯改善,甚而有謾罵、毆打妻子的激動言行,上述狀況則乃因「酒精引發的精神疾病」所致,故而常會在酒後對妻子有暴力行為,造成家庭暴力的事件。

儘管台灣從1998年就有家庭暴力防治法,但台灣地區每年大約仍有50萬的已婚婦女,曾與配偶有過肢體暴力衝突。依司法院統計2014年各縣市地方法院新收民事保護令聲請案件 23,410件,較2009年增11.4%,而被害人口率為每10萬人409人,較2013年增6人,其中女性被害人占7成1。另有學者表示;法院裁定加害人處遇計畫保護令案件,超過70%的加害人「經常出現」飲酒問題。雖然家庭暴力加害者中酗酒者比例,各研究的統計結果差異在16%至79%之間,但飲酒問題者確實會給家人帶來更嚴重的傷害,對配偶出現攻擊的比例也較多,尤其個案因有忌妒妄想而對妻子更是有暴力的危險。故不論從失控理論、否認理論或互動理論如何解釋飲酒與暴力關係,這都是一個值得探討和注意的問題。

診斷準則DSM-5中以複雜注意力、執行功能、學習和記憶、語言、知覺動作與社會認知之六個範疇的定義作為診斷「認知障礙症(neurocognitive disorder)」的標準。部分長期酒精使用的個案會呈現不同程度的失智症狀。因此,假若個案長年酗酒,認知方面的檢查發現時空定向感、注意力、短期記憶、思緒流暢度、集中與心算力,以及抽象與判斷多項有受損,則要懷疑因長期的酒精使用造成進展性失智症候。在失智症的原因中,約有一成是源因於長期酗酒所造成退頹狀態,根據一項CT的研究發現:飲酒時間長短和大腦皮質萎縮有相關,表示慢性酒癮個案會發生大腦的萎縮。

圖1:酒精戒斷反應的病程變化

呼氣酒精濃度(mg/L) 血液中酒精濃度(%) 血液中酒精濃度(mg/dl) 行 為 表 現
0.25 0.05 50 複雜技巧障礙、駕駛能力變壞
0.40 0.08 80 多話、感覺障礙
0.50 0.10 100 說話含糊、腳步不穩
0.55 0.11 110 平衡感、判斷力障礙度升高
0.75 0.15 150 明顯酒醉、步履蹣跚
0.85 0.17 170 噁心、步履非常不穩
1.00 0.20 200 嘔吐、步履極度不穩?
1.50 0.30 300 呆滯木僵、可能昏迷
2.00 0.40 400 呼吸中樞麻痺、漸進死亡
2.50 0.50 500 致死
表1 身體酒精濃度與行為表現的關係
  • Benjamin James Sadock, M.D., Benjamin Alcott Sadock, M.D., Alcohol-Related Disorders: Synopsis of Psychiatry 10th 2007; 390-407.
  • Marc Galanter, M.D., Herbert D. Kieber, M.D., Kathleen T. Brady, M.D., Ph.D., Neurobiology of Alcohol use Disorder: Substance Abuse Treatment 5th 2015; 145-168.
  • Kim DW, Kim HK, Bae EK, Park EK, Kim KK: Clinical predictors for delirium tremens in patients with alcohol withdrawal seizures. Am J Emerg Med 2015 May; 33(5):701-704.
  • Sandeep P, Cherian A, Iype T, Suresh MK, Ajitha KC: Clinical profile of patients with alcohol related seizures. Ann Indian Acad Neurol 2013 Oct; 16(4):530-533.
  • Karagulle D, Heberlein A, Wilhelm J, Frieling H, Kornhuber J, Bleich S, Hillemacher T: Biological markers for alcohol withdrawal seizures: a restrospective analysis. Eur Addict Res 2012; 18(3):97-102.
  • Hillemacher T, Frieling H, Wilhelm J, Heberlein A, Karagulle D, Bleich S, Lenz B, Kornhuber J: Indicator for elevated risk factor for alcohol withdrawal seizures: a analysis using a random forest algorithm. J Neural Transm(Vienna) 2012 Nov; 119(11):1449-1453.
  • Nobuyoshi Ishii, Takeshi Terao, Yasuo Araki, KOji Hatano: Repeated seizures in an elderly patient with alcohol dependence and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BMJ Case Rep 2013 .
  • John Paul Leach, Rajiv Mohanraj, William Borland: Alcohol and drugs in epilepsy: Pathophysiology, presentation, possibilities, and prevention. Epilepsia 2012; 53(Suppl. 4):48-57
  • 林信男:酒精中毒、濫用、依賴與戒斷: 藥物濫用, 橘井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1994年6月,P73-91.
  • 郭千哲:基層醫療診所的酒癮盛行率:臺灣精神醫學 2005/06/01; 19卷2期: P137-147.
  • 梁振翊,周肇茂,何佩珊,謝天渝,楊奕馨:台灣地區飲酒盛行率調查報告:Taiwan Journal of Oral Medicine & Health Sciences 2004/10/1; 20卷2期: P91-104.
  • 楊文山:台灣地區家庭暴力之估計與原因:台灣社會問題研究學術研討會 2001/9/27-28.
  • 林明傑:美加婚姻暴力犯之治療方案與技術暨其危險評估之探討,家庭暴力相對人鑑定專業人員訓練手冊:2001/9/27-28: P111-131.
  • 陳怡青:從社會環境與文化價值的觀點談飲酒與家庭-以一個參與「家庭暴力加害人戒酒教育團體」的成員來論述:亞洲家庭暴力與性侵害期刊 2011: 7卷1期: P1-12.